吴江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山西被挖眼男童有望装电子眼

发布时间:2019-11-22 20:27:31 编辑:笔名

山西被挖眼男童 有望装电子眼

据香港《明报》站报道,香港眼科专家林顺潮表示,被挖去眼球的6岁山西男童小斌斌,仍有机会通过“电子眼”恢复视力。

原标题:被挖眼男童有望装电子眼(图)

9月2日,小斌斌在病床上休息。山西省眼科医院院长贾亚丁介绍,医院安排心理专家对患儿及家属进行心理治疗。 新华社发

晨报综合消息 据香港《明报》站报道,香港眼科专家林顺潮表示,被挖去眼球的6岁山西男童小斌斌,仍有机会通过电子眼恢复视力。

香港眼科医生林顺潮9月1日在深圳表示,愿意为其提供双目免费植入义眼。

林顺潮2日上午在电台节目中表示,一队医疗专家已抵达山西,探望小斌斌。他失去眼球,右边眼腔骨破裂,幸好目前并无受感染迹象。而他的视力系统已发育,他有机会透过植入电子眼恢复视力。他表示,当男童的家人知道后,充满希望。

8月24日傍晚,山西省临汾市汾西县6岁男童小斌斌被骗至野外,遭到凶徒挖去其眼球,导致双目失明。案件发生后,山西省、市、县三级联动成立专案组,山西警方悬赏10万元人民币全力缉凶。

链接

美国科学家发明电子眼

电子眼确有其事。很久以来,科学界一直在试图攻克人工视力的难题。科学家说,失明人士可能有一天会获得轻微视力,方法是把失明人士的视膜连接上一双获取实时图像的眼球和一个微小的由激光发动的集成电路。这种电子眼是利用放在眼内的小型数码相机获取实时图像,把影像送到接在视膜背后的集成电路片,电路片的电极会形成一个图像,图像刺激视膜,使盲人可以看见。

美国霍普金斯医院威尔默眼科研究院的眼科学家胡马云说:妙处就在你与世界上最强大的电脑人脑连接起来。胡马云称,这双假眼最可能对曾经具备视力或视力在逐步退化的人有帮助。17名病人曾在手术室内接受部分手术数分钟,把微小的电极直接植入视膜,他们大部分可以识别光线,少数可以辨认光亮的轮廓和颜色。目前这种技术还在临床试验阶段。(宗合)

案件进展

蛛丝马迹中有了重要发现

有关人士称案件侦破不会太久

连日来,山西824儿童双眼受害案牵动着社会各界的心,而案件的扑朔迷离更让人急切地等待水落石出。最新获悉,目前公安部门正在从蛛丝马迹中加快案件的侦破,已经有了一些重要发现。然而,案件到底是如何发生的、案件侦破进展如何以及已经自杀的孩子的伯母与案件到底有何牵连、孩子的治疗和未来到底怎么办,依旧是盘旋在公众心中的三大疑团。

疑问一

令人发指的暴行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8月24日,山西临汾北部的汾西县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一幕。当日17时许,在家门口玩耍的6岁男童小斌斌一直未归。22时许,家人在一处偏僻荒地的沟凹里,找到了满身是血的孩子。据其父亲回忆,孩子被发现时,眼皮外翻肿得有鸡蛋大,现场惨不忍睹。

事发突然,生命垂危的孩子连夜即被送往一百多公里外的山西省眼科医院接受救治。

事件发生后,在媒体的报道中,人们听到的都是这样的转述:一名操着普通话口音的黄头发的女人,通过欺骗、恐吓等方式,用极其残忍的作案手段,在荒郊野地挖去了小斌斌的双眼,并将两颗眼珠丢弃在案发现场附近。

然而,在进一步调查中了解到,由于所有报道此案的媒体并没有接触到孩子本人,所描述的案发情况都是听人转述,警方也从未正式公开案情,因此事发时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比如到底是1个人还是多人作案?犯罪嫌疑人到底是什么外貌、口音以及作案时到底说了什么?事实上目前这些依旧是个谜团。

疑问二

孩子的伯母与案件是否有牵连?

案发后,山西迅速成立了由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组成的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并悬赏10万元征集线索。案发后第二天,孩子的两颗眼珠在事发地附近被找到。第三天,警方排除了此案系人体器官买卖的可能性。

目前,公安部已派专家赶赴当地对案件展开侦破,山西省公安厅厅长也亲赴现场对案件进行督办。从多方打听获得的最新消息是,警方已经通过缜密的刑事侦查,发现和掌握了案件的一些重要情况。据接近警方的有关人士透露,如果不出大的意外,相信警方很快就能掌握案件的详细情况,案件的侦破已经不会太久。

就在案件引起社会强烈关注后,8月30日上午,小斌斌的伯母突然自杀身亡,引发了外界强烈的猜疑。

与小斌斌母亲、舅舅通话得知,其伯母并非外地口音,也不是黄色头发,自杀前一晚还来电询问孩子病情。孩子的舅舅说,两家有矛盾,但都是些家长里短之类的,不至于把孩子眼睛挖了。他们觉得孩子的伯母不太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但也期待警方能给出一个结论。

但就此多方询问警方时,并没有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疑问三

孩子的近况怎么样?未来怎么办?

妈妈,怎么天还不亮?什么时候给我拆纱布?几天来,小斌斌的坚强令所有人动容。而他的母亲,却不知该怎样回答孩子的疑问。

8月25日凌晨,小斌斌被送抵山西省眼科医院后,院方立即展开抢救。由于处置及时,孩子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然而,遗憾还是难以挽回。眼球摘除后,目前的医学水平无法恢复视力,全球的救治力量皆是如此。山西省眼科医院办公室主任杨彩珍说,最初的抢救以保命为先,目前性命是保住了,但已确定孩子将永久性失明。

最新获悉,经过专家会诊,目前医疗小组已经决定在3个月后给小斌斌安装义眼。此外,从小斌斌的父亲处得知,入院后,院方得知小斌斌家庭经济困难,已为小斌斌垫付了住院押金,嘱咐家人不必为此担心,医院还特意安排了一间单独病房。

据孩子的亲人们说,在捱过了最初的生理疼痛期后,孩子的情绪仍不稳定。小斌斌非常不愿意回忆、不愿意提及,甚至不能听到大人谈论此事,并且出现了这个年纪不多出现的烦躁情绪。

孩子还处于恐惧之中,即使再优秀的心理辅导员,作为陌生人也不容易被接纳。赶到医院的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张晋红说,眼下唯有小斌斌的母亲才能去尽可能安抚孩子的情绪。

目前,孩子所需的医药费约15万元,而截至发稿时社会各界自发捐助的善款已远远超出了这个数字。不过,一旦安装义眼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斌斌今后每隔8个月左右就需更换一次,对于靠打工种地的这个农村家庭而言,孩子的后期康复费用仍有不小的缺口,孩子未来在上学、生活上到底该怎么办,也没有明晰的答案。据新华社

[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张琼]

赛车
情感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