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趙作海晚年危機被兒媳趕出村賠償金不夠養老

发布时间:2019-11-09 08:05:48 编辑:笔名

赵作海晚年危机:被儿媳赶出村 赔偿金不够养老

“我现在回不去了”

今年3月29日晚,我在山东费县一处山沟的农家乐,找到了赵作海和妻子李素兰还没寒暄几句,李素兰就执意下厨,为我下了一碗面条吃完饭,山沟里越来越冷,我们也聊得越来越丧气

赵作海还想掩饰,李素兰则坚持以往的单刀直入,说赵作海的儿子儿媳不孝敬,不但不好好赡养,反而想对老两口动手,算是把两人赶出了村子“我现在是回不去了”赵作海叹了口气,证实妻子所说

在离开赵楼村后,2012年4月,老两口跑到商丘市归德路开了一家小旅社,只有十来个小房间,没有独立卫生间在旅社开业的上,赵作海承诺将对狱友免费这家旅社每天只有三两人入住,同时还帮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承接生意,赵作海可从中收点中介费

约办了半年左右,这个小旅社在很多人的意料中倒闭了今年3月底的一个晚上,我沿着归德路问了两三公里才找到那座旧楼一道狭窄的楼梯间入口处,“赵作海旅社”的牌匾已摘去,代之以一个性用品店的灯箱见到赵作海后,我特意提到这个细节,他哈哈大笑,“我不卖那个,这个老脸丢不起呀”

开旅社前,赵作海发誓要争口气2011年夏天,他在李素兰的鼓动下,一起去宁夏贺兰县搞传销,赔了20万元左右媒体的关注未帮赵作海要到钱,反而早早结束了他的“创业梦”尽管老两口曾表示“上当受骗”,但在那个寒气逼人的夜晚,李素兰还是说出来了心里话,“要不是媒体曝光,我们现在就发大财了”

众叛亲离的生活

李素兰是商丘夏邑县人,在赵作海出狱两个月后,她拎着一包上访材料和一张一米见方的喷塑控诉信,到赵楼村寻赵作海喊冤两个人从下午聊到晚上,李素兰留宿赵家,至深夜又睡到了一张床上3天后,赵作海长子结婚,李赵二人端坐大堂上,受了新人的磕头礼

又过了3个月,赵作海被传要做公民代理,帮人申冤我赶到赵楼村,发现他正陷于一场争斗之中,左右为难带他做公民代理的某维权站站长告诉赵作海,李素兰的来历可疑,不过是为了骗用赵的赔偿款这位站长更通过关系,查到了李素兰的户籍材料,上面显示李素兰并未离婚

上访多年的李素兰不甘示弱,她在赵家院子里的沙堆上,为这个站长垒起一座小坟,诅咒他早日升天李素兰警告赵作海,如果跟着这群人混,赵作海将很快成为一起抓嫖案或诈骗案的主角为了取证,李素兰还买了一支杂牌的录音笔,录了好几段两人的枕边话

冲突,在2010年11月20日的傍晚达到高峰被夹在中间的赵作海很快选择了李素兰,我问他怕不怕“重婚罪”,他嗤之以鼻,说以前的老婆跟他生了两个娃,在他被抓后跟了别人,也没见被追究啥重婚罪,“这是人身自由”

李素兰虽是农民,却并不安于村庄这也是她3年来带着赵作海四处“创业”的原因在赵作海的一个朋友看来,李素兰看似能说会道,但也仅仅相对于其他老年农民而言她的见识和能力根本不足以“创业”,赵作海的赔偿金让她管理实在堪忧事实也证明了这点

可是,除了李素兰,赵作海又能相信谁在他回到赵楼村后,几乎每个曾与他走得比较近的亲友,都在埋怨他的吝啬和冷漠本家一个叔叔盖房,赵作海送了一只鸡去,对方把那鸡称了斤两,四处宣扬他一毛不拔

我忘不了2010年11月20日下午,赵作海是如何地失魂落魄那天,他和李素兰去商丘市区查询了存款余额,发现有14万元不翼而飞他打了一通,大儿子承认是他取的,准备做生意

这让赵作海颇为寒心,“做生意你跟我明说呀,这不就是偷钱吗”可是,他不会去派出所报案,只能把火憋回肚子里也就是从这天起,他开始与李素兰分享财政管理权,半年多后,在李的指引下一头扎进传销窝点

没有守住的秘密

我遇到的每一个采访赵作海的,都担心他可能将老无所依然而,我们又不得不眼看他继续滑落

在今年春天见面时,赵作海和李素兰都想请我帮助呼吁下,让柘城县政府能帮他们找一套廉租房不过众所周知,廉租房只能分给城镇居民,李素兰对此的看法是,“老赵情况特殊”在见到我之前,赵作海夫妇也找过柘城县民政局,对方没怎么理会

很难想象如果有一天,赵作海因为一套四五十平米的廉租房去上访,当地政府该如何应付他的晚年危机,可能从他走出监狱大门那一刻便已出现65万元的国家赔偿,无助于解决这个危机

在从宁夏传销窝点回到河南的几个月后,2011年10月18日,开封龙亭区法院开庭审理6名警察刑讯逼供赵作海案庭审中,赵作海和打他的人又见了面对方有人低头说对不起

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赵作海向6名被告人主张60万元的赔偿但第二天,李素兰的一个远方亲戚找到赵作海,说是对方的中间人,在支付10万元后,让赵作海在一份标价为15万元的谅解书上签了字剩余的5万元至今不见踪影这份谅解书,让赵作海在法律程序上彻底告别了他的冤案6名参与刑讯逼供的警察,最重的两人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还有一人被免予刑事处罚

在山东费县那个农家乐里,李素兰提到这个远方亲戚就后悔不迭,说自己太老实,轻信别人这个农家乐的老板叫闵凡玉,正是赵作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代理人

闵凡玉告诉我,老赵把最后剩下的二三十万元放进了一个投资担保公司,现在每个月靠吃高息维生“年底这笔钱就到期了,咱们先别曝光,看老赵到时候能不能要回这笔钱”

这个秘密,最终还是因媒体近期的报道而没有守住年底将至,希望赵作海尽快收回这笔钱,也希望儿子儿媳能放他回家过年

南都 孙旭阳

总拉稀是怎么回事
纸尿裤拉拉裤哪个好用
生物谷药业